火狐体育地址

火狐体育app

|

发布时间:2022-08-10 10:28:52 来源:火狐体育app 作者:火狐体育官网

[展开全文]

  时隔两年,丹邦退(002618,SZ;昨日收盘价0.79元;市值4.33亿元;以下简称丹邦科技)再次陷入了“内斗”风波。

  2020年,丹邦科技原高管举报公司董事长刘萍学历造假等问题,一场内斗轰轰烈烈,最终刘萍被中南大学追回博士研究生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

  如今,在丹邦科技退市前夕,公司再次面临内部争端。2022年5月28日,公司发公告称,股东深圳市浩石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浩石投资”)对年度股东大会临时增加了一系列提案,包括罢免刘萍非独立董事职务、提名新的非独立董事候选人等,一场围绕公司董事会控制权的争斗已“箭在弦上”。

  除此之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了解到,目前已有上百名中小投资者委托了律师,将分批次对丹邦科技发起诉讼,并追溯管理层和前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

  “得知丹邦确定要退市,我们非常愤怒!我们也实在想不通,好端端的公司怎么搞成了这样?”5月30日下午,浩石投资全权代表金爱刚在微信中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开资料显示,金爱刚现任深圳市银座传媒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同时也是深圳市宝安区人大代表。

  此前在5月28日,距离丹邦科技退市前最后一次年度股东大会召开不足10天的日子,公司发布的一则关于股东浩石投资增加临时提案的公告引发了广泛关注。

  丹邦科技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2022年5月26日收到浩石投资通过邮件形式发送的《关于提请增加深圳丹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年度股东大会临时提案的告知函》(以下简称《告知函》)。

  在《告知函》中,浩石投资提出了罢免刘萍、张红艳、徐明华三位现任董事等议案,同时提出了提名许小虎、胡朝辉、吴涤非和蔡泽民四人为公司新任董事的议案。

  其中,刘萍是丹邦科技目前的实控人和董事长,在多次减持以后,截至4月21日,刘萍通过深圳丹邦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丹邦科技8.06%的股份。

  近期丹邦科技管理层频繁发生变动。4月28日,公司公告称财务负责人陈东东辞职;5月10日,公司公告称总经理谢凡和监事会主席任琥辞职。同时,谢凡和陈东东双双辞去公司董事职务。至此,公司董事会仅剩刘萍、张红艳、徐明华三名董事。在相关公告中,丹邦科技表示,公司拟补选陈林、王永超为董事,并聘任陈林为公司财务负责人、王永超为公司总经理。

  如若浩石投资提请增加的临时提案全部顺利通过,浩石投资一方将占据丹邦科技新一任董事会过半席位,有望获得公司董事会控制权。

  为什么要提议罢免刘萍等人董事职务?金爱刚表示,浩石投资方面认为刘萍等管理层要为丹邦科技退市负全部责任,其诉求是想让公司恢复正常经营,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金爱刚向记者表示:“浩石投资成立之前就一直在关注新能源、新材料领域的公司,期间对丹邦科技有些调研,感觉这个公司的业务符合我们的投资方向,所以公司成立之后就开始购买丹邦科技的股票。”

  金爱刚称,浩石投资成立的目的是投资新能源、新材料领域,未来积极看好该赛道,除丹邦科技以外,公司还对瑞华泰、时代新材、国风新材等国内做PI膜的企业进行了调研。

  2月14日,丹邦科技收盘价为2.46元/股,到6月1日收盘,公司股价已经跌至0.98元/股,跌幅已经超过了60%。

  金爱刚称,之前也看到了丹邦科技和刘萍的负面消息,但刚开始以为仅仅是公司股东内斗所致。“丹邦是国内最早做PI膜的,技术一度十分领先,我们坚信它有积累,所以才会继续增持股票。万万没想到购买股票后各种负面信息不断加剧,期间股票不断下跌,我们为了摊薄成本,唯有不断增持。”金爱刚表示。

  5月31日上午,为核实金爱刚的说法,记者拨通了刘萍的电话。当记者说明来意后,刘萍在电话中表示,“现在我出差了,不在深圳,有什么事跟我们董秘联系。”随后,刘萍挂断了电话。记者随后联系了丹邦科技证券部,一名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要咨询领导再回电。截至发稿,记者尚未获得明确回复。

  此次在退市前夕,公司实控人董事席位被提议罢免,并不是丹邦科技第一次陷入股东间的“内斗风波”。此前刘萍就曾被丹邦科技原高管举报过学历造假及公司财务造假等问题。

  在今年一季度末的时候,丹邦科技第二大股东还是深圳市丹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丹侬科技”),持股比例为3.18%。启信宝显示,丹侬科技三名自然人股东刘文魁、邹盛和、王李懿分别持股50%、25%、25%,其中刘文魁和刘萍为叔侄关系。

  据《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邹盛和、王李懿和刘萍为早年相识的同事和朋友,并多次出借资金给刘萍。2008年,深圳丹邦科技有限公司(丹邦科技前身,以下简称“丹邦有限”)开始筹划改制上市,刘萍兑现承诺,由丹邦投资将其持有丹邦有限18%的股权以18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刘文魁、王李懿、邹盛和投资设立的丹侬科技。

  但在公司上市以后,邹盛和、王李懿和刘萍之间渐生嫌隙,双方矛盾最终公开化。2020年10月,邹盛和、王李懿在网上公开了此前向中国证监会和深圳证监局提交的举报函,实名举报刘萍及其配偶谭芸、刘文魁及其配偶存在重大信息不披露、欺诈发行、侵占上市公司财产的违法犯罪行为。此外,刘萍还被邹盛和举报学历造假。

  2020年12月,丹邦科技发公告称,公司关注到有网络上网名为“邹盛和”的用户发布相关帖子,帖子称公司存在“财务造假、技术造假、信息披露违规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情形,并引发了部分媒体转载,经公司自查,不存在该网络用户所称的情形。

  没过几天,在2020年12月底,中南大学研究生院就在官网发布了《关于追回刘萍博士学位证书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

  《决定》显示,经中南大学查实,刘萍以同等学力身份报考学校博士研究生时所提交的本科学历证书、学士学位证书造假,违反国家招生规定,决定追回刘萍博士学位证书。

  在金爱刚的口中,浩石投资“坚信”丹邦科技有PI膜等技术积累。2021年财报也显示,丹邦科技是全球极少数掌握微电子级PI膜、高端2L-FCCL、COF柔性封装基板到COF芯片封装全产业链中各环节主要材料制造工艺并大批量生产的厂商之一。

  那么,拥有“先进技术”的丹邦科技,又是怎样走到退市这一步的?这和公司“云里雾里”的财务状况有不小关系。

  丹邦科技成立于2001年,在2011年上市。上市之初,公司的主营产品有FPC(柔性电路板)、COF(覆晶薄膜)及COF柔性封装基板。

  不过,临近上市的时候,丹邦科技的财务状况就不容乐观,存在着高资产负债率等问题。当年,丹邦科技曾被人戏称为“裸奔上市”,因为它把房屋建筑、机器设备甚至发明专利都拿去抵押融资了。

  丹邦科技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1年6月30日,公司用于抵押的房屋建筑物账面净值为1.24亿元,占公司房屋建筑物净值比例的100%;用于抵押的机器设备账面净值为3582.17万元,占公司全部机器设备比例的17.92%;用于质押的专利权账面净值为3542.2万元,占公司全部专利权账面净值的100%。

  截至2010年底,丹邦科技资产负债率为49.81%,而兴森科技、天津普林、超声电子、沪电股份这4家同行业上市公司同期的资产负债率平均只有18.28%。

  上市以来,丹邦科技的“业绩巅峰”出现在2014年,那一年公司实现营收5.02亿元,实现净利润9093.37万元。随后,公司就出现了净利润“跳水”的情况,从2016年到2019年,公司净利润都在1700万元到2600万元区间浮动。

  或许是为了寻求新的业绩增长点,丹邦科技重金投入PI膜和TPI膜的研发及生产线月底,公司在PI膜和TPI薄膜上的预算投入已超过10亿元,累计投入超过5亿元。

  但大量的投入,却长期没有换来相应的收益。2020年,公司PI膜业务仅实现营收245.22万元,占总营收比重仅有5.03%,那一年贡献公司核心利润的产品仍是上市之初就在做的FPC,该产品实现营收4115.79万元,占总营收比重高达84.47%。

  并且在2020年,丹邦科技还出现了业绩大幅跳水,净利润亏损8.11亿元,一年亏光了上市以来的所有利润。那一年,由于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无法核实公司营业收入、营业成本的真实性,对公司出具了非标意见。

  2021年,丹邦科技PI膜产品终于“站了起来”,实现营收6867.69万元(年报中“占公司营业收入或营业利润10%以上的行业、产品、地区、销售模式的情况”一栏又披露为6271.38万元),占总营收比重跃升至59.08%。与此同时,该产品的营收真实性却遭到了质疑。

  去年丹邦科技PI膜主要客户为易捷有限公司(中国香港),收回款项244.1万元,仅占对其销售收入3991.04万元的6.12%。但深圳广深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因为无法确认相关交易营业收入、营业成本真实性等问题,再次对丹邦科技出具了非标意见。

  由于2021年4月30日,丹邦科技已经被实施了退市风险警示,此后的首份年报又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触及终止上市情形,公司就此走上了退市的道路。

  由于丹邦科技股票即将退市,许多投资者损失惨重,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股东数为3.19万人。所以对丹邦科技的管理层来说,目前面临的麻烦还不只来自浩石投资,也有上百名中小投资者的索赔。

  4月21日,丹邦科技收到了来自证监会的《立案告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今年以前,因上市公司信披违法违规而受到利益损害的投资者如果想索赔,不仅需要上市公司被证监会立案,往往还需要等行政处罚的结果。

  1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开始施行,投资者起诉上市公司的前置程序被取消,无须等到监管部门对相关公司的行政处罚下发后再进行索赔。

  上海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娄霄云律师在电话中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他所属的团队已经代理了约150名丹邦中小投资者的索赔案件,这些投资者的损失金额按照移动加权平均法测算,在2500万元左右,“因为我们有几个大户,有人亏了500万元。”

  目前,中小股东的核心诉求有哪些?娄霄云表示,主要是证券索赔,上市公司虚假陈述,肯定要赔偿投资者。同时,也会追溯时任管理层和前会计师事务所责任。据了解,将在6月8日开庭的案件原告为李泽军在内的5名投资者。娄霄云对记者说,操作这类案件一般都是几个先起诉,后面才会批量起诉,以减少法院扣除系统风险和非系统风险带来的损失。

  公开信息显示,上述将于6月8日开庭的案件,被告方包括丹邦科技、深圳丹邦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丹邦科技控股股东,以下简称丹邦投资)、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重庆分所,以及刘萍、谢凡、龚艳、陈文彬。

  其中,刘萍是公司董事长,谢凡曾任丹邦科技董事和总经理,龚艳和陈文彬曾任丹邦科技独立董事。那么,在以往的同类型案件中,投资者的胜诉机会有多大,是否能得到赔偿?娄霄云表示,上市公司退市以后,实际上有大量的案件到最后有判决但是不太容易执行。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上一篇:刚刚!教育部通报:责成立即整改今年秋季使用新教材;人教社致歉:认真反思!
下一篇:北京语言大学着力打造国际中文教育教材高地